开源软件的知识产权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:

(1) 版权所有

自由/开源软件是一种有版权的软件,而自由/开源软件是一种许可软件。自由/开源软件许可协议(或许可证)是其版权实现的扩展。

从理论上讲,自由/开源软件的著作权属于原始软件作品的作者(作者、作者、开发者)和升级软件作品的后续修改者(贡献者、志愿者),统称为所有者。

软件许可协议是一种合同和授权,是用户合法使用软件作品的凭证。相当于软件作品的作者(或所有者、权利人、专利权人)与用户(或被许可人,或“您”)签订合同,明确双方在处理软件作品时的权利、义务和责任。

大多数人没有注意到开源软件许可证的存在,因为它不同于传统的通过签署或点击互联网“接受许可证”的方式。开源软件的许可协议是开放的,只要有相应的行为,默认情况下可以接受许可。但如果“被许可人”不符合相关许可条件,许可证将随时终止,被许可人持有开源软件的权利将自动终止,并承担违约风险。

BSD、GPL、LGPL和MPL是四种典型的自由/开源软件(FOSS)许可协议,占所有自由/开源软件许可协议的80%以上。Linux遵循GPL授权规则。

GPL承认软件作品作者的版权(所有权)。同时,它还要求作者允许任何人(或用户或“你”)享有使用、复制、修改、衍生和分发其作品的自由权利。作为限制,GPL还要求用户不得更改软件的许可协议(即将GPL传递给各级用户),并要求用户在修改作品或制作并重新分发作品时转让软件,应始终遵守GPL规则;如果实施GPL协议的原始软件是自由软件,那么自由软件的修改或派生软件也应该是自由软件;当自由软件作为二进制整体运行时,某些软件的源代码不允许是开源的,而另一部分的源代码是闭源混合源代码不允许使用代码。GPL协议还规定,不得使用其他许可证进行再分配。

GPL是一种开放的协议,它是在原始软件上实现“使用、复制、修改、派生和分发”等相应行为时的“默认接受”许可“默认许可”是GPL协议实施的一个主要特征,它不同于传统的协议许可签署方式。

如果有人修改、派生和重新分发自由/开源软件,使其接近源代码,从而改变了自由软件的性质和形式,这就违反了GPL协议。有人认为“在开源领域违反GPL协议,相当于传统版权中的“盗版”,也可以称为侵犯知识产权,应该予以打击”;也有人认为,“如果违反了GPL协议,GPL协议将在重新分发和重新分发的过程中自动终止。此时,如果您仍然需要根据“GPL规则”继续免费获取原始软件源,如果是在衍生工具关闭后发行的,将存在法律风险。

GPL许可协议是由自由软件基金会制定的。从理论上讲,受GPL规则约束的软件作品的版权属于“作者”或“开发者”,以及软件作品的“修改者”或“贡献者”,统称为著作权的“所有者”。

尽管GPL承认作者对其软件作品的所有权,但似乎不可能将版权或版权所有人确定为个人或社区,因为自由和开放源码软件是全球志愿者集体发展的结果,而且开放源码社区的组织相对自由和松散。有人认为“对于自由/开源软件的作品,到目前为止,它们还没有被全球软件组织或软件工作者承认拥有可执行的版权”。对于Linux内核,版权所有者委托Linus tovalds作为版权所有者的代表。

根据GPL规则,一些国内企业在修改和派生出违反GPL规则的开源软件后,将其转换为违反GPL规则的开源软件。这不仅可以看作是一个具有负面影响的道德问题,而且可能面临因侵犯知识产权而被起诉的风险。

(2) 专利权

自由/开源软件(FOSS)在版权保护(包括许可协议)方面获得了相对宽松的环境,但FOSS无法避免专利的漩涡。侵犯专利权,既要追究开源软件“发布者”的法律责任,也要追究“用户”(用户)的法律责任。

就自由/开源软件而言,许多软件程序都是由全球志愿者共同编写和开发的,这不可避免地带有“隐藏的专利”。

(3) 商标权

美国“linux研究所”授予的“linux-2000”许可证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。在中国,只有在**商标局批准“Linux”(word商标)归Linus Torvalds所有后,美国LMI才能指定一家中国律师事务所来处理此事。目前,还没有得到中国商标局的批准。

(4) 商业秘密

我们认为,自由/开源软件的整体技术由两部分组成:以开源代码为代表的开放技术和非开放的工程实现技术。

所谓自由/开源软件工程实现技术表现为技术诀窍、技能技能、工程经验、隐性技术、测试分析等,其重点在于提高操作稳定性、优化计算效率、增强灵活的可扩展性,提高产品质量,促进产品成熟。

(5) 反不正当竞争

在自由/开源软件的初发展过程中,自由/开源软件正逐渐走向成熟和规模化。现在这个行业不存在垄断问题。因此,基本上不存在“不正当竞争”的问题。打击不正当竞争需要时间。